我用物質滿足父母的精神需求

由於兄弟姐妹很多,母親一個人難以帶著我們7個孩子,於是很小的時候,我就被送到外婆家和外公外婆一起生活直到我上初中的時候,父母才從鄉下把我接出來。 小時候不在父母身邊,反倒顯得更外公外婆更親,對父母總是尊尊敬敬的,或是相敬如賓吧。不像其他兄弟姐妹那樣會對父母撒嬌,會更父母談心。我習慣了自己解決問題,自己決定自己的事情,回到父母身邊後,從來不需要他們為我操心,我都能做好的。 這或許是年幼時外公外婆年紀大,我習慣了他們照顧我的同時,我也照顧他們,所以我比別的孩子獨立得更早,也讓我養成了不依賴人的性格,包括不依賴父母。記得小時候的家長會,別人都是親爹親娘地去開,而我只有年邁的外公,習慣了也就心也離父母遠了。 我是家中的老四,也是兄弟姐妹中算是成就最好的一個,我有穩定的高收入,我有車有房,有很好的生活。每年春節,我除了年夜飯,都習慣在外地旅遊過春節,或是去鄉下陪外公外婆一起過。對於父母,我感恩他們把我帶到這個世界,我也盡著應盡的責任。春節,聽說他們想去一趟地中海郵輪之旅,我就會送兩張麗星郵輪套票給他們;母親節我會給媽媽送名貴護膚品,父親節我會給爸爸送按摩椅……

黃山遊記

好不容易攢下來的年假,終於可以在黃金周後一用了,秋色黃山風景無限,我交代了家中女傭一些注意事項後和提醒她記得洗地毯後,和閨蜜們一起出發了。 去黃山的路上一路興奮,終於坐上上山的纜車卻又一點點小恐懼,恐高啊。還好一下下就順利到達了第一座山峰,始信峰。雖為黃山36小峰之一,但也有1683米。因為這是第一個到達的地方,所以特別有感觸,也記住了路上別人導遊說的話,“始信”——妙不可言,說也不信,豈有此理,到者始信。 翻完“始信”一路看松,路過夢筆生花,看過“筆架”還有傳說的“十八羅漢朝南海”,“童子拜觀音”等,終於到了晚上露宿地——北海腹地,放下行李,吃了乾糧,走西海大峽谷去。 走大峽谷絕對不是省事的,無限風光在險處。翻過一座一座山峰,走過一條一條棧道,穿過一個一個山洞,才發現我也並不是那麼恐高,只要心裡踏實了,路就敢走了,有時過了才知道自己剛剛是身處完全沒扶手的山頂上。原來一步一個腳印,翻山越嶺就這麼簡單,沒有恐懼,只有明確的方向,和欣賞美景的心情。 黃山讓人難忘的除了滿山美景和松樹,還有那雲海和日出日落,我們有幸全目睹了,那壯觀,那驚豔,不是語言能達。五嶽歸來不看山,黃山歸來不看嶽,這話一點不假。

長期使用耳機會損害聽力

我們因為擁有了雙耳才能聽得到世界美妙的聲音,如果不好好愛護耳朵,或許將造成不可逆轉的傷害。因為我們的耳蝸是個用一點少一點的器官,人的一生中聽力就是不斷消耗衰退的過程。而且以目前人類的科技水準,沒有任何治療方法,損耗不可逆。 隨著科技的發展,便攜的播放機越做越精緻,手機功能也越來越強大,如此設備加上配套耳機,讓人隨時隨地都可以享受美妙音樂,或是收聽電臺資訊等。但殊不知,如此舉動,正逐漸傷害著自己,讓自己的聽力日益衰退。 耳機對聽力的傷害,到不是因為它離耳朵很近,而是人們使用耳機的場合,很容易把音量調得過大。一個經常用耳機收聽電臺、聽賽馬貼士的中年人,其聽力依然非常好,因為他用耳機的環境並不吵鬧,而且非常有節制地使用。而經常在上下班時聽耳機的年輕人,很多人聽力已經慢慢下降了,那是因為在在嘈雜的環境下使用耳機,如果想聽到音樂,那麼音量必然是過量的。公交、地鐵、火車、飛機、車水馬龍的街頭、有人談話的室內……幾乎所有能用得上耳機的場合都是嘈雜的,自然而然將耳機的聲音調到很大,長此以往,只能調的越大才能聽得清晰,聽力越發容易下降。 因此在使用耳機時,戴耳機時間不宜過長,且音量控制在40~50分貝。  

孩子的成長少不了父母的陪伴

辭職在家帶孩子不是我願意的,但是寶寶沒人照顧,我無法上班,再後來就習慣了,畢竟不願錯過孩子的每一個成長瞬間是每一個父母的願望,而我有幸陪著寶寶成長,記錄下寶寶的點點滴滴。 孩子已經快5歲了,在這5年裡我一直陪著他,小時候跟他說話,到現在跟他一起聊天,一起做遊戲,覺得寶寶特別的懂事會照顧人,會分享。寶寶的懂事和養成好的習慣,也不枉我辭職了。 由於老公一個人在外面打拼,要撐起這頭家確實他承擔了很大的壓力,為了和他分擔,我在寶寶1歲多的時候開了一個嬰兒用品網店,專賣嬰兒用品,而且幾乎都是寶寶一直在用的東西,自己用得好了,再推薦給朋友和買家用,由於誠信經營每個月也有不菲的收入。 對於寶寶的用品,我一向有嚴格的要求,基本很大部分嬰兒用品香港帶回來的,所以我的小店也是專門做信得過的牌子。現在我的小店依然經營者,百天把寶寶送去幼稚園,就去打理我的店,下午把寶寶接回來後,寶寶非常懂事地和我一個打包商品寄快遞。別看他才5歲的小孩子,做起事來還有模有樣,一般我包裝好都是他幫我裝袋和貼快遞單。 我至今仍然慶倖我一直陪著寶寶成長,因為我的全程陪伴和指導,我的不溺愛,寶寶健康成長。